近日,德甲霸主拜仁慕尼黑俱乐部宣布俱乐部青训营将取消U9,U10两个梯队的建制。从2022年夏天开始,进入拜仁青训体系的最低年龄将升至11岁。

为什么要把进入青训营的最低年龄提高?拜仁青训营体育主管说这是俱乐部为了当地的孩子更好的发展,是出于更大的社会责任而做出的决定。

他们希望孩子们能够有尽可能多的时间去玩,没有训练和竞赛的压力,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去尝试其他喜欢的运动项目,而不是过早的限定在足球这一个项目中。

拜仁的这一决定得到了现任曼联青训营负责人尼克·考克斯的高度认可。在尼克·考克斯看来,青训学院的目标不仅仅是培养职业球员,而是为了年轻人长远发展的最大利益。因此他认为俱乐部不应该过早地让年轻球员职业化。

在欧洲大部分的俱乐部,青训营最小的队伍是U9。但不少俱乐部都想着尽可能早的锁定区域内的天才少年,有的甚至开始在3岁,4岁起物色球员。而这其中最典型的代表是切尔西。

切尔西在伦敦有11个培训中心,他们从6岁开始培训球员,现在的一线队队员梅森·芒特,塔米·亚伯拉罕,菲卡约·托莫里都是在六岁的时候就被俱乐部招致麾下的。切尔西俱乐部的青训主管表示,尽可能多,尽可能早的把潜力球员招入队中是非常重要的,如果错过,你将输在起跑线上,不得不处于追赶别人的位置。

而切尔西的这一举措也确实为俱乐部青训带来了成效。他们的青年队连续多年获得青年足总杯的冠军,在最近5个欧足联青年联赛中4次进入决赛,两次夺冠。连续5个赛季,他们为6支英格兰青年队提供了最多的球员(23名);他们有8名青训学院培养的球员开始进入索斯盖特执教的英格兰国家队的视野。切尔西这些年网罗优秀球员的举措成为了英超各大俱乐部青训营学习的榜样。

但显然拜仁和尼克·考克斯不赞成切尔西这样的行为。在他们看来,球员的全面发展显然更重要。

首先是幸存者偏差。人们总是记住了那些在这个体系中一路走下来取得成功的球员,而忽略了那些中途被淘汰或失败的球员。而反过来,这样的认知偏差又在不断地强化着青训营的人才识别方法。

但关于一个球员的潜力没有人能够给予一个准确的评估,它总是一个不断发展和变化的内容。运动学家古尔利希通过对世界各地的不同运动项目进行研究后得出结论:球员青少年时期的成功并不能代表着他具备长远发展的潜力,当球员在年少时候表现的充满潜力时,他可能是早练、早成熟,或者是一些身体优势造成的结果。

其次过早专业化,孩子可能失去比得到的更多。球员成长的过程中,大部分人最后都无法成为职业球员。当他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冲着这个目标训练时,他的童年会缺少很多别的乐趣。而且,一旦到一定阶段,他需要离开足球,去做别的的时候,会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能去到哪里。

尼克·考克斯认为,球员成长的过程很漫长,旅程比结果更重要。青训学院只是人成长的生态体系的一部分,孩子们应该在不同的方面得到发展,体验他们这个年龄应有的真实和快乐。

第三是给孩子更多的自由,有助于培养他们的创造力。足球工业化时代以来,足球人最担心的问题就是拥有创造力的球员越来越少,球员就像工厂里生产的一批批机器人。为了培养创造力,有的青训学院会在正式训练之前,给孩子一定的时间去“玩足球”。但显然人为创造的玩的环境,不如直接放孩子到街头,到业余足球比赛中去寻找足球创意。

第四提供选择的机会,让孩子尝试不同的运动项目,而且这本身对于孩子未来发展足球也会有积极的帮助。研究表明,学习不同的运动技能对每个人的足球表现都有积极的影响。不少职业队教练甚至在日常训练中会邀请相关项目的教练来指导职业球员某些技能的提高。如果在年轻时,给孩子一些自由练习的空间,何尝不是一种更好的选择。

早期专业化训练,在中国体育圈不是一个新鲜的概念,我们的很多优势项目至今依然保持着这样的传统,同时,中国传统体育的弊端也在不断告诫人们,这样的行为不可取。但不知不觉中,为了早出人才,快出人才,在利益和成绩的驱动下,足球圈里过早专业化已经成为一股主流,大家谁都不想在起步阶段就处于“追赶”别人的位置。

但拜仁和曼联培养理念的变化趋势更值得我们思考。就像他们所说的,足球俱乐部应该承担更高的社会责任,应该为球员的全面发展创造环境和条件。哪怕他们的起步会比别的俱乐部慢,但这样才能发展得更稳,更持久。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ianrongchaye.com/,拜仁慕尼黑队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